Remove Navbar

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孕婦隨記2017。神豬一般的隊友

昨晚胖卡不睡覺在玩耍,被我處罰今日不得看卡通。
為了找點兒事情給她消磨時間,於是趁著太陽暖呼呼,母女倆兒在院子開心地洗起三輪車,之後我又順手洗了地下室的小窗戶。
看著小小人兒熱情參與的模樣,真的打從心底愛死這個心肝小寶貝。
本來要順手將紗門拆下來洗,但快要臨盆的大肚婆,肚子頂著實在很不舒服,只好作罷。

過年快要到了,從我搬進來,每年年前就是婆婆哀聲嘆氣的日子,無一例外。
第一年呢,我問要不要幫忙,她說不要,以後她做不動都是我做,於是我再也沒有開口問過 (同是牡羊大家就省了客套話唄)。
某一年我受不了總是聽到呻吟聲,懷著不到三個月的身孕,獨自爬上窗台洗了窗戶,假日拉著神豬洗了窗台(當然他是非常不樂意的,這就是把男丁供奉成土地公的結果);後來孩子沒了 (雖然二件事沒關係)。
後來又懷孕、帶小孩,現在又懷孕,而且此胎肚子很大,前二天婆婆直接在我面前嘆氣,我只能當做沒聽到。

傳統的思維是什麼?
嫁進來後我三不五時會掃、拖個地,但某一次婆婆在我拖完地的隔天,哀聲嘆氣地板好髒沒人拖之後,我再也不把自己當女佣了。
即使公公在娘家媽媽面前直接批評我嫁進邱家沒煮過一頓飯,我也只能安慰我媽,聽聽就算了。

最近為了坐月子一事,跟隊友鬧的不是很開心。
娘家媽媽很早就問我,坐月子時小胖卡怎麼辦?
娘的腳不明原因已經腫了一年多,久站會痛會紅,我其實不忍心讓小胖卡託嬰在娘家累死老人家。
這件事到我就這樣壓了下來,我也沒跟大熊說。
直到某一天,豬隊友出現在娘家,我媽忍了很久直接問出口,只見隊友 FACE-OFF 。

神豬的思維是這樣的。
他認為外國人沒有坐月子這回事,一定要坐月子嗎?
而且有必要花那麼多錢去月子中心?
在家裡坐月子就好了。

上一胎我堅持,最後搞到很不愉快,老娘自掏腰包付了錢堵他的爛嘴。
這一胎生完打算封肚+我沒積蓄,請他買單畢竟小孩是姓邱不是姓劉。

那天我只不過開口跟他溝通,說我媽腳腫很久我不想讓她那麼累,神豬竟然說了句莫名奇妙的話.....

我媽腳也痛很久
我媽腳也痛很久
我媽腳也痛很久

我其實不明白婆婆腳痛跟我坐月子、跟小胖卡該怎麼處置有什麼關係?
一來她有工作,不可能請她幫忙;
二來雖然是天天見面,但她根本HANDLE不來小胖卡;
三來她自始至終也沒有開口詢問任何事。

神豬這句話很徹底的惹火了我。

昨天他又找我談,我其實不想跟他多說廢話。
把小孩送回娘家好像是丟了邱家的臉,連小孩偶爾在娘家過夜,老北的臉色也臭的比屎坑還要臭。
老娘肚子很大,我只是不愛整天靠北靠夭,卻搞到人人都認為你強壯到可以扛著瓦斯桶跑二千米面不改色。
偶爾抱怨二句,神豬就會說:「妳已經很好命了。」


我想說的是、女生嫁人後就是油麻菜籽命,神豬級的土地公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這才是好命呀!!



◣ 後記:
前陣子才靠北過路上三姑六婆總愛關心腹中胎兒性別,沒想到這幾天婆婆也開始鬼打牆說我肚子好尖怎麼這胎會是女生? 是說都已經羊膜穿刺了,也從來沒有照到小GG,基於此點我只能再默默翻一百次白眼,但就是不能回話 (因為場面會很難看)。
昨晚她突然問我是年後生嗎? 預產期是二月中,是男生才會提前生,是女生就會超過預產期。
神豬完全沒有 follow 到此胎動態 (基本上我講的話他大概有聽沒進=耳邊風),聽他回話很落漆,奔郎又不禁翻了二百次白眼。

Wednesday, January 4, 2017

孕婦隨記2017。生男生女干妳屁事?

(文章從 2016 橫跨到 2017,應該改個標題才是,但希望不會被眼瞎人士誤會有了第三胎 XD)

本人對於生男亦或生女其實很無感。

第一胎想要生女兒,純粹是因為本人血液裡反骨的因子。
第二胎純粹是意外~ 意外~~ 意外~~~ (我其實不想生了呀)
對於男生或女生我也沒有特別的想望,孩子平安健康就好;
大熊說是弟弟 (← 這人也想要兒子),但、羊膜穿刺後,證實 KIYOMI 是女孩兒 XD。

生男孩兒,不外乎要滿足某些人的願望;但要搞清楚、那不是我能決定的事。
帶胖卡累到快升天,再加上、剖腹之痛仍無法從記憶中抹除。
既然腹中骨肉來報到,那就只好咬牙忍耐。
此胎肚子像吹氣球一樣大的快速,孕期一路便秘、漲氣、牙齦流血外加腳水腫,期間的種種不適讓我只想早早卸貨+封肚。

前陣子跟大熊提起某些不相識路人甲乙丙太太總愛盯著我看起來很尖的肚子猜測老娘這胎鐵定生男孩兒。
一次、二次,到後來我真的反感到火氣上來了,到底他媽的干妳們屁事?
更甚者,在我客氣解答後,還不死心地直嚷嚷怎麼可能?
這麼厲害妳怎麼不去當神棍?
吃飽太閒的人真的很多!! 管好妳們自家的事就好了,管到老娘頭上是哪招?

只能說,女人總愛為難女人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生了帶把兒的,就能光耀門楣、走路有風了嗎?
但這種千年不變的想法,要跟那些重男輕女的老古板說教,真的省省別浪費口水了。


原本預產期落在二月中,三十幾周的產檢,醫生說農曆年前、後就可以剖了,第二胎不會拖到那摸晚。
這下子我開始慌張了起來,雖然只有相差半個月,但總覺得卡到年節,整個不對勁兒。
舉棋不定的狀況下,我又跑去行天宮擲筊問神明,目前計劃年後剖腹。
最近幾天聽聞一例一休,醫院方面不接受「假日、半夜預約的剖腹產」。
那........ 就看著辦唄!!
我也不想剖腹呀~ 因為真的很痛,但我更不想冒著吃全餐或子宮破裂的風險~

前幾天,大熊幫胖卡洗澡,告知她、媽媽生完 KIYOMI 後有一段時間不能幫她洗澡澡。
然後她就大哭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抱著我,哭著求我到時候也要幫她洗澡澡。
噢~ 我親愛的小心肝,這樣媽媽會心軟欸 @@。

Tuesday, November 22, 2016

結昏六周年。鐵婚不快樂

前幾天、大熊說 22 日要出差台中。
當我聽到 22 日時,突然想到家姐說她 22 日休假,問我要不要回去玩?
所以我向大熊確定了幾次,你是 22 日要出差? 確定吼?

要知道、男人耳根子的厚度是一年厚過一年。
這些年來我已經翻白眼不下數百次,只因為我問/提醒一次,他永遠是轉頭就忘。
但多問了二、三次,他卻會拿來說嘴嫌我嘮叨。
夫妻間的感情就是這樣愈來愈淡。(輕嘆)

昨晚、大熊突然問我,今天要不要一起吃頓飯?
我嚇了好大一跳!! 這人沒事幹嘛約我吃飯?
胖卡出生後,小夫妻倆單獨外出用餐好像是天地不容、眾叛親離的行為,所以我早就放棄爛漫的燭光晚餐約會。
面對突如其來的邀請,我疑惑地問:「幹嘛要吃飯?」

原來前幾天我多問了幾句,他以為我在強烈暗示他今天該有所表現。
其實我完全忘了今天是結昏六周年。


這婚姻一路走來,只能說悔不當初。
生子不後悔,結婚卻讓我非常後悔。
寄人籬下失去自由的感覺很不好受,活到不惑之年,人生卻不能順著自己的意向走。
坦白說,讓我活得很悶也很無奈。

偶爾多買幾件衣服,或是偶一為之的旅行,都會在事後被酸:錢都被我花光!! 所以我努力賺錢自食其力。
收貨時總是提心吊膽,深怕叨擾到長輩的休息;
大熊常常加班夜歸,我只能早起晚睡利用他有空的零星時間努力工作。

夫妻間如此,跟長輩同住問題更多。
生子後,常常有力不從心的感覺。
沒有事一切風平浪靜;一旦小孩生病或是一個怎麼了,媽媽永遠是那面靶。
現在大了一些,會走會跑會講話,吃飯吃得少、表現不得體、行為不合宜,也永遠是媽媽的錯。

但種種的一切,不能對大熊抱怨。
他會冷冷地說:「你已經很好命了。」
我只能把悶往心裡藏。

嫁到這個家就像浮萍一樣,所以每每大熊出差,我也不願意待在這裡。
更別提現在腹中還有隻小的沒人疼、沒人愛、沒人關心,被胖卡糾纏了一天沒人幫忙喘口氣休息一下真的好累、好累。
但、長輩卻不這樣認為。
他說:「我不反對妳回娘家,但為什麼一定要留宿呢? 」
.............因為老公不在,唯一的聯繫也斷了,在這裡有意義嗎?


今天凌晨醒了又睡不著,腦袋裡想了很多事,還有很多沒說出口。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我只希望女兒們,以後不要歷經媽媽的不開心,能自在地活出自己的人生。